“洋”草价高养殖户吃不消 莱西马连庄种出本土牧草

发布时间:2018-12-18 09:31  |   来源:   |   作者:绪东  
{/dede:field.description}

原标题:"洋"草价高 莱西马连庄贫瘠土地种出本土牧草

\

\

对于莱西市马连庄镇西军寨村奶牛养殖大户张永茂而言,他养的800头奶牛若能完全实现牧草的本土化,未来每年他将至少节约50万元的进口牧草费。今年春天,以甜瓜闻名的马连庄镇种植起牧草,这一由镇政府主导实施的牧草种植最终扩展到10万亩后,莱西6万余头奶牛将脱离进口牧草的依赖。

“洋”草价高,养殖户吃不消

张永茂是莱西市马连庄镇奶牛养殖大户,如今他存栏的奶牛已达800头。在他的养殖区,张永茂告诉半岛记者,之前他800头奶牛所食用的牧草主要靠从美国和加拿大进口。

“近几年,国外牧草价格一路飙升。”张永茂说,前几年折合人民币只有2800元/吨,后来涨到了3100元/吨,眼下已经涨到了3600元/吨。

张永茂扳着手指头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他的800头存栏奶牛每月要食用20吨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进口牧草,1年12个月就需要240吨进口牧草,按照目前3600元/吨的价格,1年下来要86.4万元。

“(价格)有点承受不了了。”张永茂直言。而莱西市日庄镇一养殖大户告诉记者,近年来牧草出口大国美国和加拿大牧草价格的上涨,使得奶牛养殖成本越来越高,价格的飙升致使养殖户收入降低。

就在他们为国外牧草价格一路飙升犯愁之时,一个消息传来:马连庄今年开始种植牧草。

自今年夏天开始,一批批当地产的牧草被送进了张永茂的养殖场。“镇政府说先让我们的奶牛试吃。”张永茂表示。“这牧草,奶牛吃起来应该觉得风味很好。”张永茂笑着说。在养殖场内,张永茂要求工人将马连庄的本土牧草和进口牧草分成两小堆分别放在了两头成年奶牛面前,让记者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两头成年奶牛最先食用的是本土牧草,而不是进口牧草。

面对奶牛的这一“选择”,张永茂解释道,本地产的桑根草其蛋白质含量要低于产自美国和加拿大的桑根草,低蛋白桑根草更适合奶牛口味。而来自美国的桑根草,在喂养奶牛前需要搅拌储玉米等物,以降低蛋白质含量,“调和”出适合奶牛食用的饲料。

本土牧草,来自贫瘠土地

对于处在岛最北端的小镇马连庄,除了有种植甜瓜的传统外,从来没有种植牧草的经验。“种植牧草不是我们头脑一时发热。”负责统筹牧草种植的马连庄镇武装部部长李行雷告诉记者,他们常听养殖户说起从国外进口牧草价格太高,导致奶牛养殖成本直线上升。同时,另一个事实摆在眼前:由于乡下年轻壮劳力外出打工居多,少数乡村土地尤其是一些山岗上的贫瘠土地开始荒芜!

“如果这少数贫瘠土地不加以利用,数年之后将成草地。”李行雷说,正是眼前这些现状加之国家土地流转的大好政策,让他们觉得如果将这些贫瘠土地进行统一流转并种植上牧草,不但不会造成土地荒芜,而且被流转了土地的农民也提高了收入,更重要的是奶牛养殖户高价进口洋牧草的困惑也解决了。

当这些想法成熟时,另一个困惑又出现了。“当地没有种植牧草的经验的人,谁来当这个‘开荒者’?”李行雷说,后来他们联系到了曾在英国读MBA,之后又去了美国工作的莱西人董锋礼。对美国牧草种植、加工和利用的一系列程序,董锋礼是个行家里手。最终,政府出面将董锋礼聘请回国,来到马连庄组建起团队,专门在山岗上种植牧草。

今年4月底,来自加拿大的首批桑根草种子撒进了台上村等被流转的500亩贫瘠土地里。“这些土地土层薄,容易干旱,不长庄稼。”董锋礼说,“而桑根草恰恰耐干旱、耐盐碱,这样的土地却丝毫不影响桑根草的生长。”2个月之后,大型联合收割机第一次开进长势达一人多高的牧草地,这些牧草被搅碎后统一打包发酵,之后再运往奶牛养殖场。

董锋礼告诉记者,通过今年500亩地的试验种植发现,本土桑根草每年能收获5茬。眼下已是寒冬,记者在台上村的牧草种植区发现,最后一茬也是今年的第5茬桑根草已经枯萎在地里,静待收割。“桑根草这种牧草长势疯狂,收割周期短。”董锋礼说,只要不低于15℃,桑根草就不会停止生长。将最后一批桑根草留在0℃以下收割,是降低收割之后杀青、发酵的成本。

小镇志大,要培育更好草种

董锋礼说,桑根草每年春天需要种植一次,其发达根系不但不会破坏土壤,留在土壤内的死亡根系在很大程度上还会改良土壤,提高土壤的肥沃程度。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
出行指南针
社会民生热文